热线电话:+86-0000-96877

banner2
诚信为本,市场永远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马泰娱乐主页 > 新闻资讯 >

科研狗戏说金轮法王的悲剧(长文

发布时间:2018/07/04 点击量:

  金轮法王原来是西藏佛学院的院长,后来华夏大学大规模并校,于是法王就成了华夏大学宗教学院佛学系的系主任。本来西藏佛学院只是个省属的厅级学院,法王现在的系主任身份级别也就丝毫没降,倘若法王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安分地做他的系主任,临退休前学校也会提拔他做副省级的副院长作为奖赏。然而法王最后落得个身败名裂的结局,只因为他得罪了三个不该得罪的人:郭靖,杨过和段智兴。

  郭靖是近代物理系的系主任,看上去不显山不显水,却是在全校都能横着走的角色。他的岳父黄药师是艺术学院院长,老板是理学院院长王重阳的博士马钰。而且郭靖做过力学系主任洪七公的博后,关系非常铁,郭靖的老婆,黄药师的女儿黄蓉,就是洪七公的博士。虽然早年黄药师因为和王重阳争夺数学系的归属而闹矛盾,但因为后来王重阳死的早,于是黄药师在华夏大学一手遮天,王重阳的学生们也颇识时务,靠着郭靖的关系与黄药师修好。当年郭靖答辩就是马钰丘处机做的commitee,轻松水过。郭靖和王重阳的师弟周伯通关系也非常好。周伯通是数学系的大牛,患有严重的人格分裂症,后世还根据周伯通的故事拍了部电影,叫美丽心灵。

  杨过本来只是个后辈。杨过的父亲杨康本来是郭靖本科的同学,两人颇有些交情,后来杨康读了生命科学院院长欧阳锋的博士。欧阳锋是生物化学系出身,当了生命科学院院长后一直想把理学院的生化系和化学系弄到自己院来,于是就和王重阳成了死对头。王重阳死后理学院由黄药师洪七公和段智兴罩着,大家继续死磕。因此杨康和郭靖的关系就淡了。杨过因为自己老爸的关系,从小就和欧阳锋认识,洪七公也很喜欢他,把他推荐到郭靖门下读博,但黄蓉不喜欢杨过,就又把他弄到马钰门下。马钰年纪大了自己 不带博士,胡乱把他塞给自己的学生赵志敏。想杨过是从小就和欧阳锋洪七公郭靖打交道的人,连马钰都看不起,哪里会把无名小卒赵志敬放在眼里。赵志敬见自己这个学生狂得没边了,心中不满,但考虑到他的来头惹不起,就只好消极地无视此人。杨过天天无所事事东游西逛,于是在校园的山上邂逅了小龙女。小龙女是王重阳夫人林朝英的学生的学生。当年林朝英是生物系主任,算是王重阳的下属,两人结婚之后也过了一段甜蜜的日子。后来林朝英在cell和nature biology上灌了很多文,拿了很多funding,拉了一帮生物小强脱离了理学院成立了生命科学院,混得风生水起,与王重阳就逐渐产生了矛盾,最后两人离了婚,可见女性大牛都没有幸福美满的婚姻。

  小龙女做的方向是蜜蜂养殖,杨过为了追她,去选修了动物学。后来小龙女出国做博后,杨过百无聊赖,就养了一只老鹰,并尝试与之沟通,混点东西去骗paper。有天他带着鹰闲晃,乱七八糟跑到了冶金系大牛独孤求败的实验室,双方均对对方惊为天人相见恨晚。杨过转系到了冶金系,在提高金属性质上获得巨大成功,在nature metarial上发了一堆文章。他发现的一种特殊的稀土掺杂 的炼铁方式还是一期nature physics的封面文章,这种特种铁被命名为玄铁。于是华夏大学立刻聘了杨过做了教授,连郭靖的女儿郭襄都进了杨过的实验室。后来这些因素都成为与金轮法王交恶的导火索。

  段智兴和金轮法王有点类似。本来他是云南理工学院的校长,并入华夏大学后,因为个人生活混乱,私生子的问题被媒体炒了出来,声名狼藉,他不仅连个系主任都没混到,连博导都不是,在物理系半死不活地混着。他的曾祖段誉曾经是风云一时的人物,在可调谐激光器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发了不少science和nature photonics。段智兴没有那么牛,只是做做大功率激光器。本来他会一直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但刚好赶上国家的973大型激光器项目,华夏大学为了抢经费,就把他推到前台,火线评了博导,胡乱抓了个学生裘千仞做博士,成立了个光电子实验室,让老段做主任。段智兴知道自己没有根基也没有水平,就广泛发展关系,特别与小龙女打得火热。因为小龙女比杨过大了几岁,总是担心自己容颜老去杨过变心。段智兴做了个激光光子嫩肤的项目,不仅除皱纹,而且让皮肤看起来水嫩光滑,天天免费给小龙女做。于是老段搭上了杨过这条线,又因此认识了黄蓉。郭靖杨过就力挺老段,最后老段居然做了973光学的首席科学家。

  金轮法王是个一心只会做科研的人。虽然他是佛学系的人,但他的兴趣十分广泛。由于寺庙里很多法器都是金属制品,时间长了就会生锈,于是法王就看了很多相关论文,做了一种镀铬膜的方法来防锈。他做的一个给镀铬的实验发了science,说这种镀膜不仅可以改善金属本身的性质,而且对于金属表面的光学性质也可以改变。通过控制镀铬的厚度,potentially可以做到干涉膜、高反膜等等,对于激光器,特别是大功率激光器的制作具有重大意义云云。于是法王一夜成名,很多杂志都邀请他写review。杨过和老段看到法王的文章气得七窍生烟,这种赤裸裸的跨界抢饭碗的行为完全不能忍。两人纷纷发动自己的关系来抵制法王。于是法王尴尬地发现,自己完全招不到来做镀膜这块的学生,无奈之下,只好从佛学系招人来做。

  可怜佛学系出身的霍都,被迫开始修化学和机械加工,搞了几年连电镀操作都不会。法王十分着急,趁杨过出国开会的时候偷偷跑到杨过实验室去挖墙脚,就挖到了郭襄身上。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问题是法王为了勾引郭襄,就炫耀说他还准备申请一些凝聚态和半导体物理以及钢材的力学性质的项目。郭襄回家对父母一说,郭靖黄蓉立时大怒,说这厮抢地盘抢得太嚣张了,须知黄蓉就是搞工程力学的。于是连夜郭靖打杨过的电话,说搞死法王丫的。几人纷纷发动自己的关系同事学生朋友,过了几天,各个行业的杂志上都有重量级的论文发表,论证了铬镀膜对钢材性质的改变是不可靠的,完全不具备和掺杂方法的可比性;金属镀膜的光学性质不稳定,而且损耗非常大之类之类的报道。而之后的各个学术会议,不仅全部拒了法王的投稿,而且会议上很多文章都在论证法王工作的谬误和不足。最后在最顶级的华山会议上,一篇论述法王的镀膜金轮应力变化的论文彻底把法王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华夏大学随之发表声明,说法王在任职佛学系主任期间,做不好本职工作,佛学理论毫无作为,现立刻解聘。


马泰娱乐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前往马泰娱乐